沪投联盟欢迎你!咨询热线: 400-080-1233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资讯

被酷派罢免的蒋超,“来去”匆匆

2019-01-17 阅读(5959) 来源:沪投联盟

对蒋超而言,2019年的开局并不尽如人意,甚至有点狼狈。

猝不及防地,他前脚还在美国畅谈酷派未来,后脚就被“扫地出门”。1月13日晚间,酷派集团突然发布公告,称已经于两日前召开的董事会会议上罢免副董事长兼CEO蒋超的一切职务,并终止所有相关服务合约及双方的雇佣合约。

从坐上酷派CEO的位置,到如今被“扫地出门”,中间也不过一年的光景,个中的落差可想而知。

“聪明人”蒋超

一家上市公司(目前停牌中)以“罢免”这样的字眼宣告CEO换血,在某种层度上折射出双方并非“好聚好散”,因为按照以往惯例,出于护全双方颜面或者稳定局面等种种因素考虑,大多会选择“以个人原因离职”这样温和的理由。

不过,出人意料的是,向来有一说一、不吐不快的蒋超事后却回应称,“整个青春年华,曾经做到300亿元年销售额,也无遗憾了。”言语中没有任何不满情绪,相当体面。

这与当年“手撕”周鸿祎的风格,截然不同。

蒋超是在2002年进入酷派的,算起来已经有十六七年光景,是“老”酷派人了。那一年,以寻呼机起家的酷派,开始转型进入手机研发领域。

被罢免之前,他在酷派头衔众多,同时兼任行政总裁(CEO)及财务总监,但所占股份不多,仅持有酷派0.47%的股份,只能算是一个职业经理人。

作为职业经理人,蒋超的履历是亮丽的,而他的聪明,在酷派内部是公认的。聪明人分两种,一种不显山露水,一种外露于人前,大多数时候,蒋超属于后者。

“30年前,我于15岁的稚嫩年龄参加了高考,以远超过重点线的考分只选择了中山大学,只是因为那时中大离西方文明最近……”他在微博上曾这样写道。

1991年从中大经济学本科毕业,他赴美前往斯坦福大学留学,拥有会计行业最具含金量的ACCA和CPA证书,是特许公认会计师公会的会员及中国执业会计师,据说当年他创造的ACCA税法93分这个单科全球最高分记录,至今十几年来无人可破。

不管是长相还是气质,蒋超跟携程创始人梁建章都有几分相似,给人一种儒雅的学者气息,巧合的是,两人同样都是学霸型海归,只不过。蒋超一直走的是相对温和的职业经理人路线,而梁建章则是狼性十足的创业者。

进入酷派之前,蒋超曾任职国家审计署,随后相继跳槽到两家无线通信公司——侨兴电子有限公司和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,担任财务及会计职务,一路顺风顺水,波澜不惊。

手撕周鸿祎

在酷派,财务出身的蒋超以“财技”为众人所乐道,凭借过人的融资能力帮助酷派扛过2008年的金融危机。可以说,蒋超之于酷派,类似于刘炽平之于腾讯,蔡崇信之于阿里。

然而蒋超的名字开始向外走红,却不失因为“财技”,而是2015年与“红衣教主”周鸿祎的那几场“口水仗”。

两人开撕的导火索是,酷派在牵手360之后公然“出轨”,把18%股份作价4.5亿美元卖给乐视,此举使得乐视成为酷派第二大股东,也从而导致周鸿祎极度不满。

这得从2014年,酷派命运大翻转开始说起。众所周知,此前凭借抢占3G终端市场,手握无数专利的酷派,曾与华为、中兴、联想等老牌手机厂商齐名,有“中华酷联”之美誉,2012年酷派销售额曾破百亿,国内市场份额排名前三。

2014年更是达到销售巅峰,这一年上半年,酷派营业收入150亿港币,增长54%,利润4亿港币,增长94%。

但天有不测风云,顶着互联网思维光环的小米祭出“极致性价比”,从而搅动手机市场,极大冲击了酷派、中兴、华为等一众老牌手机厂商。更要命的是,进入下半年,运营商开始大幅削减手机补贴,而一直以来运营商渠道在酷派总销售中占比高达80%,这意味着高度依赖运营商的酷派被拦腰斩断营销渠道,业绩遭受重挫。

为了自救,这一年年底,酷派与周鸿祎领衔的奇虎360“牵手”,把旗下的互联网手机品牌“大神”剥离出来与奇虎360成立合资公司奇酷科技,一起造手机。只不过,据2015年中财报显示,情况依旧不容乐观,如果不算上卖给奇虎360的4.5亿美元,酷派净亏损达5亿人民币。

急需输血的酷派,又找来乐视,这自然引发二度杀入手机行业的周鸿祎极度不满,于是,6月28日,向来以“敢怒敢言”著称的周鸿祎,在朋友圈强硬表达不满。

有意思的是,蒋超以酷派代表的身份出来应战,双方在微博、朋友圈等社交平台上你来我往,大战两个回合,言辞犀利露骨,蒋超一战成名。

匆匆“上位”又匆匆“下台”

谁也没有想到,这场轰轰烈烈的“3酷大战”,竟然以如此戏剧性的结局收场。

在与周鸿祎多次“交手”中,蒋超不仅没有占到便宜,还背负了“不地道”的骂名。尽管蒋超在微博上多次发文强调“乐视入股酷派是征得周鸿祎和360同意的”,但在360祭出以酷派违反竞业禁止协议为由反制酷派的杀招后,大多数人认为酷派“违反契约精神”。

2015年9月14日,舆论上处于“下风”的蒋超,突然在微博上晒出两张到访360总部的照片,疑似与周鸿祎和解,他这样配文,“纵然风雨连绵,但也总会有晴天的。”更加耐人寻味的是,之后360持有奇酷股份增至75%。

这场持续了三个月的“口水仗”,就此落幕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酷派创始人郭德英逐渐退出管理,乐视成为了酷派大股东后,酷派CEO一职由原华为荣耀总裁刘江峰担任,蒋超则保留副董事长身份,鲜少露面。

随着乐视爆发一连串风波,受此影响,酷派陷入困境,刘江峰也随之离职。在这样危急存亡之际,蒋超不得不扛上大旗出任CEO,酷派的重心由国内市场逐步移往美国市场。当时很多人都不看好蒋超,认为这是酷派无人可用才不得已而为之。

后来的故事我们都知道,蒋超掌舵酷派不到一年,就被罢免,不免让人唏嘘。

诚如电影《阿甘正传》中那句经典的对白,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,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是什么味道。